老人说自己心里都会有种踏实感

2021-01-17 02:35

然而随着新的火车西站建成,行车公寓搬走,铁路食堂关门,二七新村陡然从繁华掉入了冷清。特别是由于楼房年久失修,配套设施落伍,许多年轻人都出去买房住了。现在留守的大多数都是像王玉文这样的“老铁路人”及家属,很少有铁二代或者铁三代。

“老板娘你这店也快搬了吧?”在等餐期间,有铁路工人忍不住跟老板娘搭话,感慨道:“都吃了十几年了,这回还能吃到,也不知道下回还能不能吃到呢?”也许,在他们看来,城市的风景与日俱迁,过眼即逝,唯有记忆中的味道,就如同故乡田野上吹过的那阵风,香醇甘冽,清晰如昨。(完)

铺满油菜花的铁轨、永不到达的红色列车、斑驳的铁路招待所……浙江金华的二七新村,每一处转角都刻满了铁路印记,一度是当地繁华的标志。然而随着城市发展步伐的加快,这个浙江最大铁路主题“城中村”也逃脱不了被改造的命运。

二七新村的名字来源于1923年2月7日的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就像名字一样,二七新村的兴起、繁华、衰败都和“老铁路”紧紧捆绑在一起,其主要建筑形成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用于解决铁路建设和铁路职工住房问题。

二七新村是一块奇妙的地方,坐落于城市中心,面朝婺江,紧邻火车西站和人民广场,交通便利,区位重要。但在高楼大厦环抱中的她,却显得格外沧桑。

为打造精品城市,2014年8月31日,金华市婺城区政府公布了二七区块旧城改造房屋征收范围图,征收房屋建筑面积约62.74万平方米,被浙江省省长李强称为“浙江省棚户区改造规模最大的区块。”经过大半年的征询签约,2015年3月24日,二七区块进入了腾空阶段。

春意渐近,二七新村内废弃的轨道上铺满了油菜花,两边是层层叠叠的低矮楼房,铁轨的尽处则停着一列永不达到的列车……刻满了铁路印记的二七新村曾是当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然而随着城市发展步伐的加快,闭塞的环境,固化的格局,使得二七区块被远远抛在了城市现代化步伐的后面。

趁着明媚的春光,王玉文老人一家开始收拾东西。不日就能搬入新家,老人在高兴的同时,却难掩心中淡淡的离别愁绪,“已经习惯了在这里生活,附近的都是四十多年的老邻居了,大家签的都是不一样的地方,以后相见就难咯……”

据一位“老铁路人”回忆,上世纪80年代,二七新村有铁路工人俱乐部,有电影院、舞厅,仅在二七路上,就有铁路食堂、行车公寓,整条二七路就是一个大菜市场,异常热闹。

有别于昔日的热闹,顺着铁轨一路往前走,记者发现路上的人已然寥寥无几,偶尔有几辆满载着家具的小货车飞驰而过,多处楼房已人去楼空。铁轨的尽处就是“铁路大饭店”,实则是一个逼仄的小食铺,虽然简陋,但饭菜可口价格便宜,不少食客都慕名驾车而来,昵称它为“铁路大饭店”。

继去年下半年启动改造以来,24日,二七区块进入了腾空阶段。有别于昔日的热闹,走在今天的二七新村,记者发现,路上的人寥寥无几,多处楼房已人去楼空,还有一些“老铁路们”在铁轨边吃饭,试图永远铭记这独属于“铁路”年代的味道。

王玉文是1964年搬入二七新村的,今年已经83岁了,在这里一呆就是一辈子。老人的家就在铁轨边上,一推开门就是一片金灿灿的菜圃,都是老人自己种的,可谓是在城市享受着“农村”的待遇。从火车司机学校退休后,老人每天就喜欢沿着婺江边散散步,或者找老铁路的同事下下棋。每每看到路上随处可见的铁路标记,老人说自己心里都会有种踏实感。

斑驳的红色火车头与身后的鳞次栉比的高楼构成了独特的风景线奚金燕摄